返回
网站概况
分类

国务院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领导小组(下称,新华社北京3月6日电

日期: 2019-12-21 19:57 浏览次数 : 109

新华社北京3月6日电题:同感、同心、同力——人大代表和基层群众共话政府工作报告“热词”

三明医改星星之火,势可燎原,这个势已正式到来。

新华社记者郑良 涂洪长

12月5日~6日,国务院医改领导小组秘书处举办“进一步推广福建三明市医改经验现场会暨培训班”。11月15日,国务院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领导小组(下称“深化医改组”)印发《关于进一步推广福建省和三明市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经验的通知》(下称《通知》),要求各省市在今年年底之前落实相关推广事宜,并把福建和三明医改经验分解成多项医改任务下达,且划定时限。

扶贫脱贫要“精准”、医疗改革要“联动”、生产生活方式要“绿色”…3月春风里,政府工作报告中的一个个“热词”不胫而走,既牵动着正在北京履行光荣职责的人大代表们,也吸引了会场外的万千关注眼神。

三明医改经验背后,一场“以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为突破口”的医改正全面铺开,这不仅涉及药品、耗材,还关系到医院、企业及购销领域各相关群体的命运。

一个个“热词”后面有哪些故事?哪些回应?哪些期待?新华社多路记者蹲点在基层、蹲守在两会会场,感受代表们和基层群众的“同声相应、同气相求”。

深化医改组日前印发《关于以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为突破口,进一步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若干政策措施》,从药品、医疗、医保改革和行业监管等方面提出了15项改革举措。

“精准”扶贫:为追赶的步子找到合脚的鞋子

“推进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是深化医改的重要内容,试点工作启动以来,有力推动了药品价格回归合理水平。目前,试点范围正扩大到全国。这项改革是药品采购机制的重大改革,也必将推动医疗、医保、医药改革更加深入。”国家卫健委副主任王贺胜此前表示。

在福建宁德福鼎市赤溪村,政府工作报告对脱贫攻坚的阐述引发村民热议。

那么,医改这个“硬骨头”要怎么啃,又将如何改写相关行业的命运?

畲族村民钟月华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坚持精准扶贫脱贫,因人因地施策,大力培育特色产业,支持就业创业’,这很贴合咱们村的实际情况,大家脱贫奔小康的信心更足了。”

扩大集中采购药品范围

这话背后有故事。上世纪八十年代,作为闽东为数众多的畲族村落之一,“家家竹木屋、顿顿揭锅难”的赤溪是闻名全国的贫困之地。30多年来,在上级党委、政府支持下,赤溪村干部群众艰苦奋斗、顽强拼搏,通过修桥铺路、整村搬迁、引资引智、发展特色种养业和旅游业,逐渐找到了切合当地实际的脱贫路子,2015年,村民人均收入达1.3万元。

药品问题是医药卫生领域所有问题的根源。阻碍医改“大山”的核心,在于多年来形成的药品耗材流通腐败链条太长、太深。

少数民族地区脱贫是畲族全国人大代表、福鼎市白琳镇翁江村党支部第一书记钟雪玲最为关注的话题。她说:“因地制宜发展特色产业是赤溪脱贫的关键,精准扶贫就是要为追赶的步子找到合脚的鞋子。”

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全国医药总费用约5万亿元,其中浪费至少2万亿元,且浪费费用每年仍以20%的速度增长。目前,全国有300多万医药代表,形成了由全国总代—省代—区代—县代—院代组成的层层分包。网格垄断式的高回扣流通利益链条,严重影响政府形象、社会风气,占用了社会资源。

四年前,34岁的畲族青年钟品灼在赤溪村成立了“鼎煜”农业合作社,承包了1500多亩地种植油茶和猕猴桃。“一斤茶油能卖到七八十块,利润不错,但就怕遇到天灾。”钟品灼告诉记者,去年7月,上百亩猕猴桃和两百多亩油茶被台风毁掉。

自国家医保局成立以来,借鉴了药品耗材联合限价采购三明联盟做法,组织开展药品准入谈判、“4+7”城市采购试点,中选药价平均降幅超50%。

钟品灼说:“合作社成员都是土生土长的农民,文化水平不高,开拓市场的能力也有限,现在我们最需要的是专业培训和指导。”

在品尝到甜头之后,这场集采行动范围将进一步推进和深化。

钟雪玲对此深有同感:“少数民族地区特别是偏远山区,很多村民种地还是因陋就简、靠天吃饭,要做好可持续的产业扶贫,需要在生产指导、人才培养、资金帮扶等方面综合施力,真正提升贫困群众的‘造血’功能。”

一方面,集中采购的药品范围将扩大。

“联动”医改:敢于向最顽固的“瘤子”开刀

11月20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扩大集中采购和使用药品品种范围,优先将原研药与仿制药价差较大的品种,及通过仿制药质量和疗效一致性评价的基本药物等纳入集中采购,以带量采购促进药价实质性降低。构建药品国家集中采购平台,依托省(区、市)建设全国统一开放采购市场。

“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听到要协调推进医疗、医保、医药联动改革,作为‘三医联动’改革的试点地区,我们深受鼓舞,也更加充满了深化改革的信心。”福建省三明市医改办副主任张煊华说。

王贺胜表示,要从国家集中采购药品做起,逐步建立中标生产企业应急储备、库存和产能报告制度。提升药品货款支付效率,鼓励医保经办机构直接与生产或流通企业结算货款。推动构建全国统一开放的药品生产流通市场格局,促进市场有序竞争。

早在四年多前,三明就启动了“三医联动”的大胆改革尝试,如今已是各地学习取经的样板。5日下午,三明市组织医改行政人员、医院代表、医药公司代表、患者代表等,就政府工作报告中的医改话题展开讨论。

另一方面,全国药械集中集采令早已发出。

三明市中西医结合医院院长温立新说,通过“三医联动”改革,三明这几年去掉药品和耗材的水分,把体现医务人员价值的价格提上去了,这“一提一降”,“腾笼换鸟”,促进了公立医院的良性发展。

《通知》列出了药械集中采集时间表。2020年,按照国家统一部署,扩大国家组织集中采购和使用药品品种范围。综合医改试点省份要率先推进由医保经办机构直接与药品生产或流通企业结算货款,其他省份也要积极探索。

三明市医改领导小组组长詹积富介绍说,通过调查摸底发现,药品在省级采购中标价是出厂价的好几倍甚至几十倍,最终患者支付的价格也是出厂价的几倍甚至几十倍。销售价和出厂价之间的差额,由医疗机构获得15%的药品加价,配送企业获得6%左右的配送费,医药代表获得20%左右推销费,医生获得30%左右的处方回扣费。

2020年9月底前,综合医改试点省份要率先进行探索单独或跨区域联盟等方式,按照带量采购、招采合一、质量优先、确保用量、保证回款等要求,对未纳入国家组织集中采购和使用的药品开展带量、带预算采购。尤其对临床用量较大、采购金额较高、临床使用较成熟、多家企业生产的高值医用耗材,综合医改试点省份要率先按类别探索集中采购。

为了改变这种不合理的分配方式,三明医改打出“组合拳”,对药品和耗材的采购建立统一的隔离制度,公立医院采购限价目录内的药品由市医管中心负责配送和结算工作,切断了医院与药品的利益链条。

“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及扩围的实施,将成为推进医改向纵深发展的突破口和抓手,能够有效有力推动三医联动攻坚破冰。”三明市人大常委会主任、三明市医改的“主刀者”詹积富说。

全国人大代表、福建省立医院副院长翁国星对于“三明医改”降低虚高的药品和耗材价格的改革思路表示赞同,他说:“‘三明医改’最大的成功经验就是挤掉了药价‘水分’,药价整体降了30%”

三明样板是什么

翁国星说:“医改既要综合考虑、协调推进,也要敢于向最顽固的‘瘤子’开刀,通过降低药品和耗材价格,一定程度上重塑了医疗领域利益分配格局,老百姓得了实惠,医生回归看病本职,医院良性发展,只有这样,困扰多方的医患关系才能日趋和谐。”

药品问题是医改中的真正硬骨头,利益调整更加复杂,体制机制矛盾更加凸显,将所有相关利益都糅到了其中。解决问题的样板之一便是三明市。

“绿色”发展:靠山不“吃”山 要富也要“美”

《通知》称,福建省和三明市的改革,突破了利益藩篱,强化医疗、医保、医药联动(三医联动)改革,针对性地破解了许多难题,建立了一套比较完整的政策体系和实施路径,方向正确、路径清晰、措施有力、成效明显,是全国医改的标杆。

5日上午,在“中国茶叶第一镇”福建安溪感德镇,槐川村村民陈进宝早早把一家人叫到电视机前,收看李克强总理作政府工作报告。

那么,三明市究竟做了什么?

从事茶叶种植30年的陈进宝说,一片茶叶引领安溪农民走上了致富路,最近几年茶叶市场有些波动,茶农收入也受到影响,现在距离5月春茶采摘季还有两个月,自己希望能从报告中听出一点“门道”来。

在医保改革上,三明市从“三保合一”入手,推动买药、用药、付费环节从分散管理变为集中管理,实现对医院、医生、药品流通和使用领域的全过程监管,破除了“埋单不点菜”问题。在医疗改革上,三明市从优化薪酬制度入手,改革薪酬总量核定办法,使之仅与医疗服务收入挂钩,与药品耗材、检查化验等收入脱钩,破除公立医院逐利性。

陈进宝是安溪县感德庆芸茶叶专业合作社理事长,他说,近年来政府为保护生态,实施退茶还林,严格农药使用。一开始茶农们不太理解和接受,现在越来越意识到只有生态好了,茶叶品质和价格才能有保障。这次报告中提出推动形成绿色生产生活方式,这对茶产业以后的发展很有帮助。

简言之,三明市的改革从根本上切断了医院的资金交易,从而切断了医院的利益。

陈进宝的媳妇杨玉珍说,报告中提到的大众旅游时代让人感到格外振奋,自己家投入10多万元装修的“茶乡人家”民宿3月底即将开张,现在乡村游、生态游和观光农业越来越火,这将给农村带来更多的收益和活力,也有利于茶产业的转型和茶文化的传播。

三明市医保部门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第一财经,医院刚开始对统一结算抵触情绪较大,取消了医院的资金结算,医院就没有使用资金的权力了。但这样加快了汇款速度,过去医疗机构拖欠货款的日子将不复存在。

1998年就分山到户的福建永安市洪田镇洪田村有着“林改小岗村”之誉。全国人大代表、洪田村党支部书记邓文山说,绿色发展离不开制度配套和保障。比如现在林区倡导“少砍树”“砍大树”,林木变现周期长了,要引入林权抵押贷款等金融助农方式,提高公益林补偿标准,这样才能保障林农的种树养林热情,做到“不砍树、也致富”,靠山不“吃”山。

2018年,三明市药品耗材费用支出10.02亿元,与2011年的10.15亿元相比不增反降。若以福建省平均增幅计算,三明市累计减少医药费用支出73亿元。治药控费腾出的空间用于7次医疗服务价格调整,并增设药事服务费,由医保基金全额承担,共增加医疗服务费2.83亿元、支付药事服务费4459.2万元,2012年以来通过调整医疗服务价格,累计增加医院医疗服务性收入39.8亿元,为推进薪酬制度改革奠定基础。

“绿色发展理念要入脑入心。”全国人大代表、福建南平市市长林宝金说,虽然南平是相对后发地区,但近年来坚持“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主动限制发展重化工产业,不发展矿产资源开发产业,小木材加工企业逐步退出,着力打造宜居宜业宜游的绿色环境,几年间,经济社会发展的各项指标借势上扬、越来越好。(参与采写记者:孟昭丽、宓盈婷、许雪毅、郭圻、董建国)

詹积富认为,三明市医改之所以能够成功,很重要的一条就是对药品耗材腐败出重拳、敢亮剑,从治药控费入手,破除“以药养医”机制,实行药品零差率销售,建立跨地区药品耗材联合限价采购“三明联盟”,执行“一品两规”和“两票制”,推行药品采购目录动态调整机制,第一时间跟进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中选结果并全部纳入药品联合限价采购目录,采取严格药品监管措施,促进药品耗材量价齐下。

从三明市经验可以看到,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是推进三医联动的发动机。三医联动治药为先,重点在“联”和“动”上抓深化、求突破,只有把药品价格、数量虚高挤压下来,才能通过“腾笼换鸟”提高医疗服务价格,提升医务人员劳务价值,稳定医改的主力军,调动医生的积极性,推动医改良性前进。

“解决了药品采购这个关键,就解决了医改的大部分问题。”詹积富说。

市场现金流减少,行业集中度提高

医保亏空严重是医改要重点解决的问题,无论是药品还是药械的集中采购,解决该问题是政策的发起点之一。

根据《2018年我国卫生健康事业发展统计公报》,中国卫生总费用预计达57998.3亿元,而医保基金年总收入为1.4万亿元。按照医保基金年总支出(70%的医保覆盖率)计算,医保资金当年亏空约2.1万亿元。

“要解决这个资金亏空,唯一方法就是节流降支出。反腐、查税、药品耗材零加成、集中采购降价超过91%、医保按病种严控费、医院去行政化等措施将成为未来的主流。”中国医疗器械商学院校长朱明表示。

国家也将推出全国统一药械采购、配送、结算一体化平台,内含采购、结算支付、监管等系统,实行全国统一的最高销售限价和医保支付价(标准)——这也将大大缩短交易路径,缩减甚至消除灰色空间。

朱明认为,改革将带来两个结果。一是市场现金流剧减60%,二是行业集中度大幅提升。以三明市为例,上述三明市医保局人员介绍称,行业越来越集中,三明市基本都集中在前4家。

而这种集中度,让中间环节的生存空隙越来越小。“差价模式几乎是全产业链唯一的盈利模式。从去年10月份开始,大量的药企受到了影响,药品销售代表已经开始离职,至少已有百万人离开。虽然医疗器械销售人员没有药品多,但是器械销售公司超过60%已倒下。”朱明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