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站概况
分类

一个让中国人充满情怀的名字,王耀武顿时就火了

日期: 2019-10-25 11:59 浏览次数 : 147

一九三七年八月二十五日拂晓,经过三个半小时的急行军,作为五十一师的先头部队,三〇六团到达嘉定县。此时天还没亮,团长邱维达在县城里转了转,想找人了解点情况,但结果令他大失所望:全城已空无一人,老百姓早就跑光了。

黄埔军校,一个让中国人充满情怀的名字。无数在中国近代史中威名赫赫的将领都出自这里。今天想跟大家介绍的这位将军,名叫邱维达。

这该怎么办?师长王耀武事先并没有给出答案。

邱维达出生于1904年,湖南人。1926年考入黄埔军校第四期,黄埔四期是充满将星的一期,林彪,刘志丹,伍中豪,段德昌,张灵甫,胡琏,陈嘘云,刘玉章,谢晋云,周志道,夏楚中,邱维达等等。

邱维达素以冷静有涵养着称。有一次部队出发,王耀武临时安排宿营地点,官兵们迟迟没能集结得起来。王耀武顿时就火了,对着当时担任参谋主任的邱维达大发脾气,骂他:“混蛋,小子,寡廉鲜耻!”

图片 1

其实整件事并不一定是邱维达的责任,但他自始至终没替自己辩解一句,脸上的表情也非常自然,过后还是该干啥就干啥,没有受到一点影响或出现情绪波动。为此,邱维达得到了一个“橡皮气袋”的绰号。

邱维达毕业之后,前往武汉国民政府第二方面军教导团任连长,当时的教导团团长是后来的共和国元帅叶剑英。所以,当1927年广州起义爆发时,邱维达也带着自己的连队参与其中。战局渐渐不利,邱维达的连队一直坚持到了最后,直到广州起义失利,他和大部队失去了联系。

若是你据此认为邱维达是一个只会忍受吞声的受气包,那你就错了。有些事,是完全可以不用理会的,比如对方冲动之下的气话。难道邱维达可以这样回答他的上司:“我不混蛋,我不小子,我不寡廉鲜耻……”

之后,邱维达回到了国军序列,起起伏伏,一直不声不响,他的人生转机,是1934年调到补充第一旅任中校团附。时任旅长是王耀武。

关键还是自己要有主见,事情做错了,就认,下次记得改进;事情没做错,你骂了等于白骂,我当耳旁风。邱维达就是这样一个人,所以他才可以从幕僚升到能够独负其任的军事主官。

说邱维达的故事,不得不说王耀武,两人在补充第一旅结识,成为挚友。此后邱维达一直跟着王耀武,王耀武一直把他当成自己的心腹,南京战役城破之后,已经渡船过江的王耀武发现邱维达没过江,专门派人返回对岸寻找并接回了邱维达。直到抗战后期王耀武高升第四方面军总司令,把方面军参谋长的位置仍然留给了邱维达。

眼下就是需要邱维达独自做出判断和决策的时候。他首先登上城墙进行观察,发现城墙还算坚固,可以用作临时野战工事。这也就说明部队无需惊慌,就算日军立马杀到眼前,都能凭城固守。

淞沪会战爆发后,邱维达担任74军51师306团团长,作为74军的先锋部队,增援18军第11师,死守罗店。抗日铁军的第一页,就此揭开。抗战八年,正面战场绝大多数会战都有74军的身影,而74军的军官之中,也总有邱维达的名字。

接着邱维达派一个营向罗店方向进行戒备,其余部队休息,以解除疲劳。到罗店联系友军的任务被交给了营长刘振武,邱维达让他快去快回,查明情报后立即上报。

上海,南京,徐州,兰封,德安,长沙,上高,直到抗战的最后一场大型会战——湘西会战时任中国陆军总司令何应钦担任名义上的总司令,已经升任第四方面军总司令的王耀武负责前线指挥,邱维达作为参谋长协助指挥。经过所有将领的通力协作,中国军队大胜日军,为抗日战争的所有大型会战画上了一个句号。这位参加过广州起义的英雄连长,也结束了自己令人尊敬的抗战生涯。

刘振武沿着公路走到了罗店以南的施相公庙,在那里,他碰到了十一师的一个营长,知道罗店又被日军第十一师团占领了,而十一师昨天发动的反击战没有获得成功,部队伤亡很重。目前退守施相公庙的师主力正在加强防御工事,以应对日军向南的进攻。

邱维达是个好脾气的人,有一次部队出发,王耀武临时安排宿营地点,官兵们迟迟没能集结得起来。王耀武顿时就火了,对着当时担任参谋主任的邱维达大发脾气,骂他:“混蛋,小子,寡廉鲜耻!”

接到刘振武的报告,邱维达明白火速增援是必须的,只是如何增援颇有讲究。

其实整件事情未必是邱维达的责任,但是邱维达自始至终没回过嘴,他知道王耀武是对事不对人,跟自己领导吵这个没什么意思。

天亮之后,日机照旧还要前来骚扰,此外,江面上日军远程舰炮的威力也不可小觑,它们是可以打到嘉定来的。邱维达得到的信息是,有的友军还在增援过程中就被炮弹给炸乱了,部队损失严重。为了不致重蹈覆辙,他下令官兵一律进行伪装,并利用公路两侧的排水沟向施相公庙隐蔽前进。

但是好脾气的邱维达也有执拗的时候,事情发生在雪峰山会战后期。当时虽然战役已经进入最后阶段,中国军队即将完成对日军的合围,关门打狗,全歼日军。但是名义上的总指挥何应钦希望能今早结束会战,以便自己能在马上要举行的国民党第六次代表大会上做战役汇报。

下午四点,各营报告已与十一师完成部分接防,这时邱维达才嘘了口气。

何应钦于是找到王耀武,希望王耀武能开个口子,让日军尽快撤离,以便尽快结束会战。王耀武很精明,答应下来,找到邱维达。没想到一向绝对服从命令的小老弟这一次却死扛住就是不愿意对前线将领下命令,邱维达想不通,抗战八年,能像今天这样对日军完成大规模歼灭战的机会就这一次,如何能够放弃?此时放弃,如何对得起牺牲的将士们?

打仗要是不动脑,打的可能永远都是笨仗。日军在进攻方面有一个固定规律。他们总是在天蒙蒙亮的时候,先用飞机对中方阵地狂轰滥炸一阵,接着再升起风式观测气球,指示陆地炮兵和海军舰炮作第二次炮击,到了最后一步,步兵才会直接发动进攻。

王耀武好说歹说,邱维达火了,你非要下令就自己打电话给前线各部队吧,我这个参谋长绝对不同意!何应钦知道后亲自来劝,邱维达还是死死抗住。

罗店一带到处都是棉田,尽管棉花梗不如北方高梁那么高大密集,但若是部队分散隐蔽在里面,日机也很难发现,所以当成群的日机前来轰炸时,大家不但不害怕,还会加以调侃:“你看,老鸦又在下蛋了。”

虽然最后何应钦去找了18军进行协调,还是让日军撤退了,邱维达没能完成自己全歼日军的夙愿,但是这个当年广州起义时坚持到底的英雄连长,证明了自己一直以来作为军人的坚持和担当。

相关Tags:英雄抗日如何司令